欢迎致电:010-51581387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扫描 >

日本减缓消费税冲击难度不小
发布时间:2018-11-23
来源:经济日报

      日本政府决定将按计划再次提高消费税,由当前的8%提高至10%。由于2014年消费税上调至8%后,打击了居民消费,导致日本经济连续2个季度萎缩。此次提高消费税,日本政府需提前做好预案,缓冲其对消费和经济增长带来的冲击。
      日本政府日前举行经济财政咨询会议,研究2019年10月份上调消费税率后的经济景气对策。两次被延迟的增加消费税一事,现在到了不增不行的地步。按照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说法,“只要不发生雷曼危机那样的金融危机,增税时间窗口不再改变”。但是,增税会对经济发展带来冲击,如何减缓冲击成为日本政府的当务之急。
      推行消费税是日本财政改革的重要内容,目的是削减制造业环节的上游税负,改为从消费环节征税。这也是日本持续20多年的供给侧改革重要内容。特别是近年来日本政府从提高产业竞争力、解决财政平衡问题的角度,采取税制改革,削减了法人税、提高消费税后,企业法人税从2012年的37%降至2018年的29.74%,使得资本金在10万亿日元以上的日本大企业经常利润从2012年的26.9万亿日元增至2017年的46.7万亿日元,增幅达73.6%。但是,日本消费者的负担却在不断提高。
      提高消费税率是为解决财政不平衡问题。日本的消费税税率已经从1989年设立初期的3%提升至目前的8%。随着少子老龄化社会的发展,社保财政负担越来越重,财政赤字有增无减,增税势在必行。消费税每增加1%,政府财政收入将增加2.7万亿日元。此次增加2%的消费税对弥补日本社保资金亏空过大、财政收支严重失衡局面将有一定帮助。但是,2014年增税的教训深刻,消费税上调至8%后,不仅严重打击了日本民众的消费支出,而且导致日本经济在接下来的2个季度接连萎缩,阵痛一直延续到2015年。经济学上将连续两个季度GDP负增长定义为技术性衰退,2014年增税导致日本2年内2次陷入技术性衰退。此次日本政府选择在2019年10月份增加消费税,目的是借2020年东京奥运会消费高潮抵消增税的负面影响。
      不过,政府确定增税时机后,日本经济界连连表示担心。日本汽车业协会称,增税将造成日本国内新车年销量减少30万辆左右,并导致9万人失业。日本零售商店也担心将遭受大幅冲击,要求政府提早出台相关对策。日本政府正在研究在本年度补充预算和明年预算中列出相关对策经费。
      日本财政咨询会议要求政府采取的主要措施包括:拿出充分财政预算,有效应对增税给消费带来的冲击;鉴于增税将变相减少劳动收入,需要在增税的同时持续提高最低工资水平。有专家建议,政府预算的刺激规模应超过10万亿日元。
      由于消费税覆盖了几乎所有生活基本支出消费,中低收入群体的负担最为严重。为此,日本政府正在设计多种减轻负担的“轻减税措施”,其中包括对购买汽车、住房的购置税减免措施;向低收入家庭发放商品券,对蔬菜、半成品等食品材料暂时减税等。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希望借助此次增税之机,普及电子结算。在移动支付风靡全球之际,日本许多消费场所仍保持着现金结算习惯,是典型的“现金大国”。据日本金融厅对三大主要银行个人工资账号的调查结果显示,有45.6%的资金被提现,用于账号间划转或电子汇款的结算率为54.4%。有分析认为,在无现金结算的资金流中,用于信用卡结算房租和还贷的自动扣款占32%,用于网银等无现金支付的结算率仅为22.3%。大量现金结算不仅增加了商业流通环节的现金管理负担,也不利于政府对资金流动的监控管理。
      为此,日本政府提出凡是使用信用卡、电子货币、网银结算的消费者,提高的2%消费税将以“返点”形式存进消费者的会员卡,以减轻消费者负担。为推行此计划,日本政府提出为所有店铺新装POS机、电子结算系统提供支援,政府承担费用的三分之二。
     虽然此次增税可以给财政带来超过5万亿日元的税收用于财政整顿,但去年国会大选前安倍提出将新增收入的一半用于幼儿免费教育等新政。结果,原定2020年实现基础财政平衡的目标也被延缓到2025年。有专家指出,要真正做到基础财政平衡可能还需要继续增加消费税。

 

 

PRE:日本史上最多欺凌事件,受[不给他人添麻烦]的习惯所影响 NEXT:2018世界人才竞争力排名出炉 瑞士蝉联榜首